猫三说|NBA球场上,谁是带恶人?

猫三说|NBA球场上,谁是带恶人?
2019年02月27日 21:36 新浪体育
保罗对詹姆斯犯规 保罗对詹姆斯犯规

  全明星赛后,湖人开始了自己最后的挣扎之旅,第一场比赛就面对火箭,香蕉船兄弟克里斯-保罗给了勒布朗-詹姆斯一个反关节锁定技,克利夫兰的电视机前一个白面汉子已是冷汗涔涔。

  这个时代所有的事情都被高清镜头和360.58°摄像机曝露得一览无遗,所有人都在直播或者录像中看到了这个场景,或许是放大的GIF,?#37096;?#33021;是惨?#26438;布?#39640;清抓图。网络时代,?#26053;?#24040;细,当所有细节都展现在人们面前的时候,我们能够得到最集中的讯息是:这是作恶。

  ?#27604;唬?#36824;有好事者直言自己“早就知道?#20445;?#20445;罗一贯如此。

  1984年勒布朗出生前约半年,电视直播还没有那么高清,口口相传的时代里,同样不缺乏评?#23567;?#22312;这一年的湖凯总决赛第四场,素来以文雅著称的麦克海尔给了快攻上篮的兰?#20154;?#19968;击“晾衣杆式”犯规。

  这不是联?#35828;?#19968;次出现晾衣杆式?#26391;兀?#20063;不是最后一次,但可能是最著名的一次。它的著名之处不在于从此改变了人们对麦克海尔人格的认知,而在于它为1980年代的篮球下了一种叫做“凶狠”的定义。也许你对这次犯规一无所知,但你一定听说过这样的说法:

  现在的NBA太软了,80年代的NBA是多么的凶狠。

  凶狠本是一个中性词,向左摇摆,可能是涉足法律范畴的人身伤害,向右摇摆,则可能进入?#21202;?#21040;底的强硬。孰优孰劣,说法向来不一。

  麦克海尔的队友拉里-伯德雪上加霜:“假摔而已。”魔术师作为1984年总决赛另一名亲历者,对这次犯规痛心疾首,他坦言正是因为这样的犯规展示了绿凯的决?#27169;?#35753;湖人在2-1领先的之后再也打不出华丽的进攻,最终输掉了这轮系列赛。

  于是麦克海尔的晾衣杆,最终成为了整个NBA总决赛历史上最经典的影像记忆,这个动作被赋予的涵义显然偏向了天平的另一边,它和后来雷阿伦的三分球、勒布朗的盖帽一样成为总决赛的著名转折点,理所?#27604;?#25104;为绿凯光荣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,浓到34年后耐克还在自己的总决赛系列鞋款中复刻?#35828;?#26102;麦克海尔穿的那双匡威,并给它起名叫做“No Easy Buckets?#20445;?#27809;?#26143;?#26494;的得分),大有表彰之意。

  所以你看,在竞技体育范畴,善与恶之间,向来谈不上泾渭分明。斯科特-皮蓬,老好人,大家?#25216;?#36807;他被年轻的麦迪骑扣后,为了保护麦迪不摔伤,扛着孩子着一路小跑,面带和煦笑容非常?#35748;?#30340;样子,但很少有人知道1990年他在?#31454;?#36187;也曾给过对手一个锁喉抱摔,因此被联盟罚款2000美元后,皮蓬说:“我猜这可能是系列赛唯一一次凶狠的犯规。”

  这句话如果跳脱语境去看,你会觉得皮蓬这人真混蛋,但如果你再看他锁喉的对象,活塞兰比尔,那又是联盟著名的带恶人了,所以皮蓬做的就是对的吗?孔子不是说过嘛,“以德报怨,?#25105;?#25253;德?”

  这种事情听起来很骑墙,但事实上就是因为我们作为观众,本身标准就难以统一。两个最简单的例子,帕楚里亚垫脚伤了伦纳德,这是作恶,网络上声讨声不绝于耳,而当卡特钻了腾空麦考的下方,造成麦?#24049;?#25684;之后担架抬着出场,网络上的言论大致如下:

  “他被人?#26031;?#20182;最懂那种痛苦,所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……” “你看你看,他都哭了,所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……” “你看他都那么大年纪了之前?#28216;?#26377;过恶意伤?#35828;?#20808;例,所以他一定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从篮球场本身上就已经很难界定何谓善而何又为恶,如果我?#21069;?#35282;度再拉高一点,看看一些篮球场之外的物事,这里面的判断标准就更为模糊。追梦-格林可能是当代最符合恶汉标签的人物之一,看上去他本人?#36130;?#20026;享受这种与世界为敌的感觉,但是当有记者试图将勇士的“三分雨”和休斯顿的洪灾联系在一起的时候,追梦的回答是我听过三观最正的一段言论,比吉米-巴特勒那段“我最努力”要漂亮得多:

  ?#26696;?#20204;儿,你一直在问我洪水的问题,那天训练时你也问了。我说了?#19968;?#20026;这座城市祈祷,你不希望看见任何人经历这样的灾难。我感觉你是想把这跟我们投中很多三分(三分雨)联系起来,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些能引起争议的言论,但是你休想。我对休斯顿民众的遭遇感到难过。人们失去他们的房子、车子,失去了生命?#36864;?#20204;的爱人,而你?#35789;醞即?#25105;嘴里掏出能引起争议的言论,你想让我把我们投中三分和洪水联系起来,这太恶心了。我一直努力做一些事情来帮助这座城市,我相信别人也在一起努力做一些事情来帮助休斯顿,你?#37096;?#21040;了那天晚上的捐赠活动,别再做恶心的事情了,这一点也不酷……”

  也许你看到这里会有一点困惑:难道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就没有真正的善恶标准了吗?

  ?#27604;?#26377;,只不过这种标准是在不断变化的,每个人应用标准的方式不一样,每个时代应用的标准也不一样,1980年代的?#31454;?#36187;晾衣杆犯规是铁血甚至还有点热血,放到这个?#26469;?#37324;,可能就显得有些残忍和不?#35828;潰?#29978;至在同一个人身上应用同一个标准的时候,?#19981;?#24471;出不同的答案,你能说钻到麦考身下的卡特是恶人吗?但你不能排除人有一念之恶,与此同?#20445;?#21363;便你觉得不咋地的恶人,?#19981;?#26377;一念之善。

  作为普通?#35828;?#20320;我,大部分都做不到那么?#30475;?#30340;?#23631;?#25110;者邪恶,一般来说,只不过是在善恶之间游走而已。

  但也有人说了,我这辈子没别的爱好,就是想明辨是非、分断善恶,该咋办呢?

  如果你非要发展这?#20013;?#36259;爱好,也不是没有办法。譬如西洋?#35748;?#21346;梭就提供过一种方法:“有理性才能教导我们认识善恶,使我们喜善恨恶。良心尽管不?#26469;?#20110;理性,但没有理性,良心就不能得到发展。”

  二百多年后卢子的门徒王小波也有个类似的的结论:“假设善恶是可以判断的,那么明辨是非的前提就是发展智力,增广知识。”

  因为我们已经见识过太多以朴素价值观来笃定“善恶”的行为,譬如让图灵惨遭化学阉割、让布鲁诺被烧死、让克伦威尔被抛尸之类的事情,我们听得多了,总该有些觉悟,你看我举的多是些老外的悲惨例子,你应该知?#21202;?#26159;为什么。如果把这个“增广知识提高理性”放到看球上来讲,这个道理就更浅显了:多看上那?#35789;?#24180;球,现在发生的一切可能就不过尔尔了。

  不过呢,?#23637;?#26126;辨是非还是太难,说书人有云:

  说书唱戏劝人方,三条大路走中央,善恶到?#20998;?#26377;报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

  诸位,这四句话可能都没少听,但真正什么意思您琢磨过没?

  不就是劝人从善?

  那您可能没明白这里面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。劝你要方正,劝你别走弯道?#30333;?#20013;央?#20445;?#25253;应不爽这些都不难理解,你听着深受感动,准备走“正道?#20445;?#28982;后说书人告诉你什么是“正道?#34180;?#26159;“沧桑?#34180;?/span>

  沧桑是什么?沧海变桑田。换句话说,你今日之正道为沧海,明日之正道?#30452;?#25104;桑田,万事万物,唯变化始?#35449;?#21464;,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恒定不变的正道,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确凿无疑的善与恶,这就是说书人和猫三挤眉弄眼说了半天,打算告诉我们的一点浅薄道理。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?#25216;?/h3>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