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围棋史话:逐渐衰落的清朝 深谋远虑施襄夏

中国围棋史话:逐渐衰落的清朝 深谋远虑施襄夏
2019年04月12日 06:30 新浪体育综合
施襄夏 施襄夏

  原文载于1987年人民体育出版社出版的《中国围棋史话?#32602;?#20316;者:见闻。

  九、逐渐衰落的清朝时期

  第六节:深谋远虑施襄夏

  清代棋坛另一高峰当推施襄夏了。施襄夏名绍間,号定庵。生于康熙四十九年(1710年),卒于乾隆三十五年(1771年)。他也是浙江海宁人,与范西屏是同乡。《扬州画舫录》上说,范、施二人系同母异父兄弟,此说未必真实。施襄夏在为《弃难指归》写的自序中较详实地记载了他的生平。

  施襄夏?#26377;?#23601;读于私塾,是个老实、文静的孩子。他父亲是位雅士,擅长诗文书法,也画些兰竹之类。晚年退隐家中,常焚香抚琴,或陪客下棋。施襄夏念完功课,便坐在父亲身边,看他抚琴下棋。渐渐地,他对这棋艺发生了兴趣开始向父询问其中的道理。父亲对他说:“学琴需要淡雅,而不能繁枝,学棋需要灵益’而不能沾滞。你瘦弱多病,学琴好些。”于是施襄夏开始学琴了。

  不过没过多久,父亲发现儿子对围棋的喜爱甚于琴。当时比施襄夏年长一岁的范西?#38142;邮?#20446;长侯学棋,到十二岁时已与老师齐名,这使施襄夏十分羡慕。父亲便也把他送到了俞长候门?#38534;?/p>

  施襄夏不?#31034;?#23621;人下,他在俞长侯那儿,先生受先三子教了他一年,他便能范西屏争个高下了,其间,老棋?#20013;?#26143;友也曾受先三子与施襄夏下过棋。老棋手慧眼识真珠,非常看重这位少年棋手,把自已的棋著《兼?#25945;?#24328;谱》赠给了他,施襄夏也果然不负厚望,对这本名著认真钻研数年,受益很大。

  施襄夏二十一岁时。在湖州遇见了四大家中的梁?#33322;?#21644;程兰如,两位长者都受先与他下了几局棋,施襄夏从中又悟出不少道理。两年以后,施襄夏又遇梁?#33322;瘢?#20182;们同游岘山,见?#36739;?#27969;水淙淙,都很兴奋。梁?#33322;?#23545;施说:“你的棋已经下得不错了。但你真的领会了其中?#26053;?#20102;吗?下棋时该走的就得走,该停的就得停,要听其自然而不要强行,这才是下棋的道理,你虽然刻意?#38750;螅?#28982;而有“过犹不及”的毛病,所以三年来你仍未脱一先的水平。”施襄夏细细体会了这番深刻的议论,意识到自己以前好高鹜远,走了弯路。从此,施襄夏一变往日棋风,终于成为一代名师。

  此后三十年间,他游历吴楚各地,与众多名手对?#27169;?#20132;流棋艺,五十岁以后和范西屏一样,也客居扬州,教授学生,为培养下一代花了不少?#38590;?#20182;的学生很多,但他始终很谦逊。晚年在扬州,他还写了不少围棋著作,为后来棋手留下了宝贵的遗产。

  施襄夏是在前人的基础上,以自己独特的面貌出现在棋史上的。在《弈理指归?序》中,施襄夏对前辈和同辈棋手有十分精粹的论述:“圣朝以来,名流辈出,卓越超贤。如周东候之新颖,周懒予之绵密,汪汉年之超轶,?#23631;?#22763;之幽远,其以醇正胜者徐星友,清敏胜者娄子恩,细静胜者吴来仪,夺巧胜者梁?#33322;瘢?#33267;程兰如又以浑厚胜,而范西屏以劲胜者也。”正是基于对其他棋手如此深刻的研究分析,施襄夏集各家之长,成为中华民族文化史上一颗?#20102;?#24322;彩的明星。

  邓元鉋说:“定庵如大海巨浸,含蓄深远”“定庵邃密精严,如老骥驰骋,不失步骤。深谋远虑,?#20173;?#31283;打就是施襄夏棋风的主要特点。施襄夏自己也说过:“盖穷向背之由于无形,而决胜负之源于布局也。”他在《自题诗》中写道:“弗思而应诚多败,信手频挥更鲜谋,不向静中参妙理,纵然颖悟也虛浮。”施襄夏特别?#24247;?#36825;个“静”,他在《凡遇要处总诀》中说:“静能制动劳输逸,?#24403;?#25915;虚柔?#28865;鍘!?#36825;和他说的“化机流行,无所迹向,百工造极,咸出自然”,“棋之止于中止”,是一个意思,静”即是“自然”,即是“止于中止”,也就是当年梁?#33322;?#23545;施襄夏说的“行乎当行”,“止乎当止”,这并不是提倡被动。施襄夏一向重视争取主动,他曾说:“逸劳互易忙须夺,彼此均先路必争。”这与“静”是不矛盾的。当“行乎当行,止乎当止”,关键还在“行”和“止”都必须是主动的,这样才可能以静制动,以逸待?#20572;?#20197;实攻虚,以柔?#28865;眨?#36825;正是施襄夏棋风的?#26053;?#25152;在。

  施襄夏在理论上也贡献很大。他是在认真总结了前人棋著的得失之后,写出自己的著作的。他十分推崇《兼?#25945;?#24328;谱》和《晚香亭弈谱?#32602;?#20294;也大胆、尖锐地指出了它们的缺陷。他在自己的《弈理指归序》中说:“徐著《兼?#25945;?#24328;谱》诚弈学大宗,所论正兵大意皆可法,唯短兵相接处,或有未尽然者。程著《晚香亭弈谱》惜语简而少,凡评通当然之着,或收功于百十着之后,或较胜于千百变之间,义理深隐,总?#35759;?#35814;,未入室者仍属望洋犹?#23613;?#20108;谱守经之法未全,行权之义未析也”?#24245;?#31185;学态度是难能可贵的,这使得施襄夏的著作较前人有了很大发展,他的《弈理指归》ー卷,是我国古棋谱的典范,是施襄夏一生?#38590;?#30340;结晶,可与?#30701;一?#27849;弈谱》媲美,因此书原文是文言口诀,字句深奥,图势较少,钱长泽为之增订,配以图势,集成《弈理指归图》三卷。

  施襄夏死后,他的学生李良为他出版了《弈理指归续篇?#32602;?#36825;本书的《凡遇要处总决》部分,?#36127;?#24635;结了当时围棋的全部着法,是部全面论述围棋战术的著作,是我国古典围棋理论十分少见的精品。这些口诀,都是施襄夏平生实战和研究的心得,句法精炼,内容丰富。

  以范西屏施襄夏为代表的康熙、乾隆时代的棋艺水?#36857;?#26159;整个围棋发展史上的一座高峰,范西屏、施襄夏等人把围棋推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。

  (未完待续)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?#25216;?/h3>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