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话日本青森兄弟:上田仁与森园政崇的成长故事

对话日本青森兄弟:上田仁与森园政崇的成长故事
2019年02月27日 08:38 新浪体育综合
森园政崇 森园政崇

  2018年亚运会上,日本队派出以上田仁和森园政崇为主力的阵容参赛。虽然最终没能获得奖牌,但是上田仁和森园政崇近年来已经多次以黑马形象闯入我们的视线。我们编译了日本《卓球王国》杂志对二人的专访,一起了解一下这对来自青森山田中学的兄弟的成长历程。

  上田仁

  出生于1991年12月10日,京都府人。受兄弟影响,3岁开?#21363;?#20050;乓球。青森山田高中时期,全日本青少年锦标赛两连冠。全日本社会人锦标赛三连冠。今年3月转入职业。

  “想一想是为了谁在打球,最终?#25925;?#20026;了自己”——上田仁

  森园政崇

  出生于1995年4月5日,东京都人。父亲是实业团球员,受其影响,从4岁开?#21363;?#20050;乓球。小学、中学、高中阶段都是日本冠军。2017年杜塞尔多夫世乒赛双打亚军。2017年全日本锦标赛单打第三名。

  “一直在思考将来要做职业球员,所以做出决定时没有丝毫?#35805;病薄?#26862;园政崇

  两位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?

  上田仁(以下简称上田):是小政(森园的爱称)进入青森山田高中的时候吧?

  森园政崇(以下简称森园):不是,上田桑可能不记得了,其实在那之前?#22270;?#36807;了。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参加澳大利亚青少年?#19981;?#36187;,上田桑也代表日本参赛,那是第一次见面。

  上田:那时我上初中三年级。原来小政也去了啊。作为我来说,因为小政的姐姐(森园美咲)在青森山田比我低一届,“美咲的弟弟来了啊?#20445;?#36825;种印象挺深的。我和小政差了四岁,刚开始的时候没怎么说过话。但是初中、高中、大学一路走过来,每天在同一块场地训练,住同样的宿舍,自然而然就聊起来了。

  森园?#20309;以?#38738;森山田初中、高中共六年,上田桑算上大学时光,一共是十年吧。最后离开的时候,我俩算是同时期退宿。当时,上田桑比?#20197;緦教?#36864;宿,玄关堆了很多上田桑的行李,他去和大家打招呼说自己要走了,我一看到他的脸,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。在心里默默地说:“上田桑,辛苦了!谢谢你!”

  上田:你太夸张了吧(笑)。那些继续留在青森的学弟们这样,我还能理解,可是你?#25945;?#20197;后也要高中毕业了,为什么也要会这样。

  森园?#21512;?#22312;想起来确实有点夸张。但那会儿就是特别地伤?#23567;?/p>

  青森山田桌球部对两位来说,意味着什么?

  上田:我从12岁到22岁都在那里,说是故乡也不为过。从年龄上说,那是最善感的时期。在最好的时光里,在青森山田度过最艰苦的生活。我觉得恩师吉田老师(安夫/原青森山田总教练)是个特别了不起的人。青森山田汇聚了那么多优秀球员,诞生了许多冠军。有一段时间,男队国手几乎都出自青森山田。当学生的时候,有时也会想“太残酷了?#20445;?#20294;是正因为当时的环境,才有了现在的自己。

  森园:青森山田是全部的青春。青森山田与其他学校完全不同之处就是,无论你小学时代取得了多好的成绩,一旦进入青森山田中学,就淹没在人群里了。我是拿下hopes冠军进入青森山田中学,初中前辈有丹羽桑(孝希)、町桑(飞鸟)、吉田桑(雅己),高中部有上田桑与健太桑(?#21892;劍?#21644;这些前辈在同一块场地训练,每天都?#31185;?#33258;己承认还差得很远。我想追赶前辈们,鼓着劲儿一通练,即便这样比赛中也出不了成绩。

  吉田老师还有前辈们虽然不会直接和你说,但是那?#21046;?#27675;就告诉你“自己不好好努力的话,很快就完?#21834;薄?#25105;们这些在下面的人看到的是,靠自己去思考,以自己的理解去打乒乓球,这样的人才能往上走。品味了挫折和成功,最终?#25925;?#35273;得青森山田是个很特别的地?#20581;?/p>

  大家对两位的印象可能是,比起单打,双打成绩更好,你们自己怎么看呢?

  上田:首先国家队竞争很激烈,双打也好单打也罢,我认为只要自己有能力在国际赛场上赢得比赛,哪怕是双打获胜我也很高兴。单打出不了成绩,这一点我自己也着急。?#24471;?#33258;己?#25925;?#33021;力不够,所以感觉自己一定要更重视单打,更下功夫才行。

  森园:虽然双打出战,获得了不错的成绩,但是我认为,以日本队今天的实力,?#36864;?#19981;是我,派其他选手出战也能取得好成绩。日本队实力有这么厚。尤其在里约奥运会结束后,这种感觉更强烈,丹羽桑和真晴桑为了?#21018;?#37324;约奥运会,双打功力大涨,和他们比赛的时候能感觉出来。所以,在双打方面,我也很?#24418;?#26426;?#23567;?#22914;果出不了成绩,有的是人来代替我。在这种环境下,单打再没有突破,别说东京奥运会了,世锦赛都危险。

  两位在青森山田是师兄弟,在德国打球时也住同一间公寓,海外打球、生活对你们有什么影响?

  森园?#20309;以?#21021;中一年级的时候,去德国弗里肯豪森跟着邱桑(建新)练球。最开始只是短期游学,中间在弗里肯豪森住下了,以那里为据点,辗转在青森山田、明治大学训练。一直到大学毕业,这十年都在德国打球,所以很早就有了打职业的意识,也会考虑“将来要做一名职业球员”。所以大学毕业以后决定做职业球员的时候,我也没有感到?#35805;病?/p>

  上田:我只有高中三年级的时候,在德国打了一个赛季。后来在弗里肯豪森练习,到哈根分部打比赛。那时候和职业球员近距离接触,也会?#20804;?#24863;觉“好想成为职业球员啊”。但最终觉得自己打不了职业,所以后来选择了实业团球队(企业球队)。当时对自己太没自信。

  ?#20197;?#23454;业团打球时,虽然也会参加一些国?#26102;?#36187;,和世界级球员切磋,但是?#20197;?#20844;司里有编制,属于?#24213;?#20445;险绳在打球。我觉得以自己的性格,如果?#35805;?#36825;层东西去掉,自己就?#35805;?#27861;再往上去,最多维持现状终了一生。

  我也想过,做出全新的决定,会不会消弭掉自己原来的优点。但是想一想究?#25925;?#20026;了谁在打球?最终?#25925;?#20026;了自己。想明白这件事,也就能够做出作职业球员的决定了。这个话题好严肃。(笑)

  森园:我突然想到一个上田桑的梗,弗里肯豪森时代的事。

  上田:啥?到底是啥?啊,腰闪了那次?

  森园:对(笑)。在弗里肯豪森的时候,我和上田桑、贤二桑一起生活在一所公寓里。有一次,我听见上田桑在卫生间里大?#21834;?#23567;政~”

  上田:太糗了,能不能打住……不过这话头是我起的,不说也不行(笑)。?#20197;?#29992;卫生间嘛,坐在马桶上突然打了个喷嚏。人生头一回,居?#35805;?#33136;给闪了,别?#24213;?#20986;卫生间了,稍微动动手腰都一阵剧痛,根本动不了。所以我就?#34892;?#25919;过来,对,还保持着那样的姿势(笑)。

  森园:我帮羞羞的上田桑把裤子穿回去,再把贤二桑(?#21892;劍?#21898;过来,两个人撑着上田桑,把他搬回床上。对于我来说,这是个终生?#28153;?#30340;梗(笑)。

  上田:真没想到,居然以我的糗事结束今天的访谈(笑)。

  文/《卓球王国》、编译?#22909;?#32418;

  本文节选自《乒乓世界》2019第1期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?#25216;?/h3>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