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办了一场赛事 就想“重新定义”整个帆船运动

只办了一场赛事 就想“重新定义”整个帆船运动
2019年02月27日 14:09 界面
图片来源:Sail GP 图片来源:Sail GP

  记者 | 王怡

  编辑 | 一白

  农历新年过后第一周,澳大利亚悉尼港的热闹,丝毫不输国内浓烈的过年气氛。首次征战国际帆船大奖赛(下文称SailGP)的中国队驾驶着红黄配色、绘有中国龙的赛船,也给悉尼港添加了一层节日的喜庆。

  2月16日,27度的晴天伴有海风,一弧反转的彩虹挂在天边,有人雇佣喷气机在天空画下人名和爱心疑似表白。

  但是,无论是游船还是岸上的游人,都无暇顾及天上的戏份,而是将目光集中在悉尼港的海面上——6?#24050;?#33394;亮眼的帆船在鲨鱼岛附近的水域上交错行进,拉开了SailGP的揭幕战。

  悉尼港周围街道上随处可见的路灯广告为赛事造势已久。这项全新的赛事由两个帆船运动大名鼎鼎的重度爱好者——甲骨文公司老板拉里·埃里森和5次美洲杯帆船赛冠军拉塞尔·库茨于2018年在伦敦创立。2019年,澳大利亚、英国、法国、美国、日?#31454;?#20013;国六支参赛船队将先后辗转悉尼、旧金山、纽约、考斯和马赛进行五站比赛,最后获胜的船队将独享100万美元的赛事奖金。

  一向口出豪言的埃里森,在赛事创立之初就放?#22467;琒ailGP要“重新定义帆船运动”。 而澳大利亚队的队长兼舵手、奥运会帆船帆板男子激光级冠军汤姆·斯林斯比用一句话概括了SailGP的魅力——“高速的船只、近岸的比赛、国家间的对抗,这项运动最精彩的元素我们都具备了。”

  船,可能,也应该是SailGP最大的亮点。

  不同于美洲杯帆船赛?#32454;?#25903;船队分别打造参赛船只的规矩,SailGP的六支队伍统一使用赛事组织提供的最新的翼帆式F50帆船。

  F50船宽8.8米,长15米,翼帆高24米。比赛时船上总共5名船员,包括一名舵手、一名帆翼调控手、一名航行控制与战术师以及两名绞盘手。船上还安装有三个摄像机镜头和三个麦克风。F50水翼双体船在高速运行时,船翼能够托起船体实现离水?#23578;小?/p>

  乍一看,F50和2017年第35届美洲杯帆船赛使用的AC50有些类似。但是,在埃里森掌管的新西兰核心造船公司(Core Builders Composites),F50在AC50的基础上实现了升级改造。Sail GP特意邀请了资深设计师Mike Drummond领衔进行船体设计,Hal Youngren和Tom Speers等空气动力设计专家也加入其中。船的水力和电力控制系统以及软件?#38469;?#22312;美洲杯参赛船队Artemis Racing的分公司Artemis Technologies完成的。110名员工用了一整年的时间,改造了3艘AC50,新造了3艘F50,?#25484;?#20102;参赛的6艘船。

  AC50船上总共六名船员,四个绞盘手控?#23631;?#20010;绞盘;而F50只需要五名船员,两个绞盘手控制一个绞盘,给翼帆提供动力。而船的前帆、水翼则由锂离子储能发力,给液压系统提供动力。而且F50的船翼是由更高模量的碳?#23435;?#21046;成,整体更轻,高速运行时受到的阻力更小。

  以上的改造,都提高了F50的速度。据官方数据,F50在风速为20节时,最大速度预计可达到53节(近100公里/小时)。此前的水翼双体船最大速度很少超过50节。

  更高的速度给观众带来了更好的观赛享受,但是对于要操控船只的船员,则是一种全新的挑战。中国队的队长兼舵手、新西兰帆船运动员菲尔·罗伯森就表示:“这些船真是太快了,我从事帆船运动已经20年了,参加职业帆船比赛也10年了,但是没见过这样的船,快得难以置信。”

  由于速度快,船体在转向时,要从一侧跑到另一侧作业的船员就要对抗更大的惯性,在船上也要更用力保持身体稳定。中国队的绞盘手刘学训练后接受采访就表示,赛前训练的5个小时,?#32422;?#30340;心率都保持在180以上。

  统一规格的比赛用船减少了设备对比赛的影响,让比赛回到了船员技术水平的竞争。?#27604;唬?#33337;队还可以在船的外形上展开一番审美竞赛——澳大利亚队把国民宠物袋鼠印到了翼帆上,日本队则用浮世绘风格的国旗图装点主帆,中国队F50的红底翼帆上跃起了一条金色的中国龙。

  这些外形设计上的小心思,岸边?#36864;?#19978;的观众都能尽收眼底,因为比赛距离观众实在太近了。

  SailGP是一场近岸赛,参赛船只在规定的区域内行驶、绕标和冲线,不远处就是前来观战的游船和观众。悉尼站两天的比赛由五轮群发赛和最后一轮前两名对抗赛组成。相比要行驶到外海甚至环球航行的离岸赛(2017-18赛季沃尔?#21482;?#29699;帆船赛全程环球45000海里,跨越四大洋,途?#35835;?#22823;洲及十二座地标城市),近岸赛中船只之间的超越、贴近甚至冲撞都能?#36824;?#20247;尽收眼底。由于F50的高速,船在行进和转向很容易产生激烈的对抗。在第二个比赛日的第五轮比赛中,中国队和澳大利亚队、日本队和美国队就险些发生剐蹭。

  这种场面对于以前只能遥望赛船的观众来说,无疑是眼福。

  不过,略有遗憾的是,两个比赛日悉尼港的风速都不算大,最高船速是由中国队创造的在14.5节风速下跑出了37.4节。

  虽然没能看到赛会宣传的“海上F1”般的风驰电?#31119;?#20294;是悉尼当地观众的观赛热情丝毫不减。据赛后官方数据,赛事总共设置了6个售票观众体验区,其中两个门票售罄;两个比赛日共有1652条船注册来观赛,载有观众19830人。

  澳大利亚原本就是帆船运动开展广泛的国家,这里不仅每年举办知名的悉尼至霍巴特帆船大赛,普通民众也没有闲置漫长的海岸线,周末经常驾船出海,大大小小的港口拴着星罗棋布的民用船。

  ?#27604;唬?#24713;尼观众的热情还有一个原因——这里是澳大利亚队的主场,为本国代表队加油义不容辞。

  SailGP的竞赛在国家之间展开,?#20063;?#36187;的澳大利亚、英国、美国和法国队,?#38469;?#24070;船运动强国,每个国家都在奥运会帆船项?#21487;险?#33719;过两位数以上的金牌。

  参加悉尼站比赛的船员中,不乏大牌运动员——澳大利亚队的舵手汤姆·斯林斯比是2012年伦敦奥运会冠军,并且数次夺得帆船世界锦标赛男子激光级冠军,还和美国甲骨文船队一起拿下了第34届美洲杯的冠军;英国队则有2016里?#21450;?#36816;会选手、世界冠军迪兰·弗?#22478;?#25285;任队长;法国队的玛丽?里乌,是2018世界帆联劳力士最?#38597;?#27700;手,也是2017-18赛季沃尔?#21482;?#29699;帆船赛冠军船队东风队队员。

  日?#31454;?#20013;国则是帆船运动的后起之秀,由于达到赛事标准的本国船员有限,赛事组织方?#24066;?#22806;籍船员加入这?#34903;?#38431;伍。

  日本队的舵手就是由澳大利亚帆船运动员、奥运会金银?#39057;?#20027;内森·奥特里奇担任。?#26377;?#22312;悉尼港练习帆船的内森,让日本队在悉尼有了些许“主场优势”。

  而中国队则由新西兰名将菲尔?罗伯森领衔,还有来自澳大利亚的奥运选手詹姆斯·威伯斯基(水翼调控)、英国选手爱德·珀?#20102;梗?#32764;帆调控)以及法国选手?#26032;?#26031;·列·布莱顿(备选翼帆调控)。另外,还有四名中国船员一起参与了准备训练,分别为随东风队夺得2017-18赛季沃尔?#21482;?#29699;帆船赛冠军的?#38470;?#28009;、刘学和刘明,以及第32届美洲杯帆船赛参赛船员王珏。但是?#38470;?#28009;和王珏在正?#22870;?#36187;?#23736;?#20986;现了受伤,因此并未参加正赛。

  虽然有外国船员的襄助,但是中国队还是迫?#34892;?#35201;引进更多?#23601;?#36873;手。?#20945;?#36187;事规定,首届比赛中国和日本上船的?#23601;?#38431;员必须达到总人数的40%,即两人,之后每年增加一人。?#20945;?#36825;个速度,到2022年中国就需要组建一支“全华班”。

  “?#20063;?#19982;了一个四年后一定会失业的工作,”菲尔·罗伯森调侃?#32422;?#30340;角色,他也表示比赛给了中国和日本这两个职业帆船运动发?#20849;?#19981;是很顶级的国?#20063;?#36187;的机会,并且能?#35805;?#21161;培养和?#24515;?#21040;更好的本国选手。

  中国队的总监布鲁诺?杜布瓦此前带领东风队连续参加了两届沃尔?#21482;?#29699;帆船赛,并获得2014-15 赛季季军和2017-18 赛季冠军。近几年杜布瓦一直在中国参与船员培养、?#24515;?#21644;船队组建的工作。此次组建中国队参加SailGP,布鲁诺的态度乐观中带着理性。

  “我们在这样的船上训练才60天,但是澳大利亚和日本船员已经练了五年了,不过我们带着东风队的时候也没有人认为我们会赢,”杜波瓦对界面新闻表示,“我经常对中国的赞助商说,给我时间给我钱,时间和钱同样重要。这项运动的胜利不能速成。”

  8岁开始学习帆船、作为船长参加过1989-90赛季怀特布?#36710;?#29615;球帆船赛的布鲁?#25285;?#32844;业生涯后期一直在参与船队和俱乐部管理工作。在他看来,世界上帆船运动发展最?#35813;?#30340;地区在亚洲,而中国在其中跑得最快 。

  “中国船员都很努力,学习很快,求胜欲尤其强,这在其他国家船员中很少见的,”杜波瓦表示,“我认为在5-10年中,会有更多的船员成长起来,他们会惊艳世界。”

  杜波瓦希望中国队能在5年之内拿到SailGP的冠军,并且这些船员?#25346;?#22312;其他级别的帆船赛中实现?#40644;疲?#20294;前提是他能?#24515;?#21040;更多更优秀的中国船员。从SailGP的第二个赛季开始,赛会组织就将启动全球青年计划,中国的船员是重点发掘和培养对象。

  中国帆船的未来可期,但是对于眼下首度征战如此高水平赛事的中国船员,学习和体验最为重要。赛前一个月,船队已经开始在新西兰开始了训练,即使在中国的春节期间,也没有休假。赛前两周,队伍来到悉尼,在鹦鹉岛大?#23621;?#24320;?#38469;视?#22330;地和船只。

  首战悉尼站的比赛中,中国队的表现有喜有忧。在首轮和第五轮比赛中,中国队?#38469;?#29575;先冲出起跑线,良好的起航让中国队在随后的比赛中占据了优势,两轮比赛?#38469;?#20197;第二名的身份完赛。但是在第二、三、四轮比赛中,中国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失误,均以最后一名身份完赛。最终,中国队积33分,和法国队一起并列第四名,落后澳大利亚、日?#31454;?#33521;国。

  不同于中国船员此前出战沃尔沃帆船赛中的单体船沃尔沃远洋65型赛船,水翼双体船,尤其是F50,是一个全新的驾驶体验,很多知识和经验需要从头积累,水翼、主帆如何调动,都需要记忆背?#34892;?#22810;数据。每天高强度的船上训练后,队员?#25346;?#24320;讨论会总结盘点。

  “我们是第一批中国船员中比?#38386;?#36816;地能参与到其中学习的,也希望取得更好的成绩,”因伤不能出战的?#38470;?#28009;表示,“我?#32422;?#20063;希望?#39068;?#20123;经验带回中国,充分利用中国这么好的海岸线,让更多人去接触去学习帆船,我的很多学生都等着我能把在这里学到的东西带回去分享。”

  刘学则表示,参加SailGP是一个打开视野?#36864;?#36335;的过程:“国内大部分赛事和想法还是在原地转,在国外参加过比赛之后思维就打开了,不会被限制住。”

  SailGP将中国纳入参赛阵容中,看中的就是中国帆船运动增长的潜力,无论对于帆船运动本身,还是对于赛事发展,中国众多的可塑之才、尚未培养起来的帆船?#19997;凇?#24191;泛的赞助商资源以及庞大的消费市场,?#38469;?#36825;个新兴的赛事自身发?#39038;?#38656;要的。未来,或许SailGP还会增加中国站的比赛。

  办赛不是做慈善。纵使创办人拉里·埃里森身价630亿美元,作为一个成熟的企?#23548;遥?#20182;也希望SailGP最终能够发展成为有盈利能力的成熟比赛。

  据外?#22870;?#36947;,赛事发?#39592;?#20116;年,埃里森将为赛事提供大部分?#24335;穡?#21253;括每支船队每年高达500万美元的运营成本。之后,各支船队或许需要找到各自的赞助商独立运营,赛事也需要开发更多创收手段。埃里森希望SailGP的参赛队伍之后能扩展到十支,每年举办10站比赛。

  埃里森对帆船的热爱不容置疑。年轻时,他曾经花掉所有存款买一艘船导致?#25512;?#23376;离婚;腰缠万贯后,他又投资数亿打造了美国甲骨文船队,两次拿下美洲杯帆船赛冠军,?#32422;?#26356;是身体力行地上船参赛。

  在2017年百慕大美洲杯决赛中,甲骨文1-7脆败给新西?#35760;?#38271;队后,埃里森推行美洲杯赛事改革的计划也遇阻,于是他叫上多年的搭?#36947;?#22622;尔·库茨一起退出了美洲杯,另起炉灶办了SailGP。

  虽然赛事正式成立不足半年,但是组织工作已经相当齐?#28014;?#39318;届SailGP的媒体转播覆盖了五大洲、90多个国家。在英国和爱尔兰,SailGP的转播合作伙伴是BT体育,在澳大利亚有福克斯体育,在中国的转播?#25945;?#26159;腾讯体育。

  比赛信号制作由SailGP与Whisper Films共同完成,设置了1200多个摄像机,出动了无人机并使用LiveLineFx科技为观众提供“浸入式的多?#25945;?#36716;播体验”。同时,SailGP还推出了同名的应用程序,观众可以在App上免费收看比赛直播,获得赛事实时数据。

  赛?#22467;琒ailGP已经获得了路易·威登、路虎以及劳力士等企业的支持。随着赛事的推进,更多企业会加入观察甚至赞助的行列。

  虽然埃里森多次表示,并不想和美洲杯竞争,但是无论比赛本身,还是他个人和美洲杯的渊源,都无法让人不联想到具有168年历史的美洲杯帆船挑战赛。

  1851年诞生的美洲杯影响力巨大,已经与奥运会、世界杯足球赛以及一级方程式赛车并称为“世界范围内影响最大的四项传统体育赛事”。美洲杯比赛的电视转播已经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观众累计达29亿。

  美洲杯核心比拼的除了驾驶帆船的技术,还有各支队伍的?#23631;?#21644;科技水平。各支船队为了捧回最后的荣誉奖杯Auld Mug,都在赞助商的支持下不计成本地?#24230;搿?#20197;35届美洲杯六支参赛队伍为例:美国甲骨文队背后站的是全球最大软件公司甲骨文,新西?#35760;?#38271;队赞助商包括阿联酋航空和欧米茄手表……

  35届美洲杯的举办地百慕大群岛为了办赛,花费近8000万美元。不过,美洲杯的经济辐射能力也不容小觑。据美洲杯百慕大有限公司及委员会(ACBDA)?#20848;疲?#36825;项赛事能给百慕大带来2.5亿美元的经?#27809;?#25253;。

  另外,美洲杯不设奖金,基本属于?#20122;?#30776;到水里听响声。但因各支船队都能获得充足的?#24335;?#25903;持,船员的年收入也都在上百万甚至千万美元。

  相比于各支船队都有雄厚金主支持、参赛船只如同军备竞赛、顶尖好手都心向往之的美洲杯,刚刚起步的SailGP规模有限,到底是撼树的蚍蜉,还是遮天蔽日的鲲鹏,还尚需观察。

帆船美洲杯船队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?#25216;?/h3>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